会员登录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  • 用户名
  • 密码
  •    
中心新闻
相关新闻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•朱莉的选择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佚名 日期:2013年06月03日 访问次数:

37岁的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•朱莉(Angelina Jolie) 14日投书《纽约时报》,发表《我的医疗选择》(My Medical Choice)。医师在她体内检查出BRCA1基因突变,这项基因缺陷使她罹患乳癌几率高达87%,罹患卵巢癌几率高达五成。为了预防罹患乳癌,她已听从医师建议,今年2月初开刀割除双乳,4月底完成乳房重建。这则新闻引发关于预防医学的激烈讨论,朱莉割除双乳是防患于未然,还是矫枉过正?基因医学的进步,到底带给人们更多治疗的选择,抑或让人们陷入杯弓蛇影的恐慌?

据统计,欧美国家,一般族群里,200人中约有一人带有BRCA1或BRCA2基因之突变,而在具有家族性或早发性乳癌之族群中,BRCA1或BRCA2基因之突变发生率更高达三成至五成。女性如具有BRCA1基因之突变,有八成在70岁前会罹患乳癌,六成三在70岁前会罹患卵巢癌。

这样的数字看起来确实吓人,许多有家族病史者,纷纷打探要到哪儿做基因检测、花费多少。朱莉文章刊登后,竟意外推升了专门提供BRCA基因分析检测的麦利亚德基因科技公司(Myriad Genetics)股价。

美华防癌协会(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sian Initiatives)研究发现,华裔妇女移民来美后,乳癌发病率明显增加,而第二代移民妇女的乳癌发病率几乎与美国妇女相去不远。一个族群的基因,不太可能在短短数年间“突变”,为什么来美后,华裔妇女乳癌发病率变得这么快?外在因素恐怕更甚于基因,包括饮食习惯、工作及生活形态,等等。

有数据显示,若一个人有癌症基因,并不因为你把某个器官切除掉,就不会得癌症——把乳房或卵巢切除,癌细胞仍可转移变异,导致其它器官癌变。

有位女同事一边看新闻一边哀嚎——亲属罹患各种癌症的实在不少,照朱莉医生的建议,她的乳房、淋巴、卵巢、子宫、脑、大肠通通都得割掉——“那我还要不要活啊?!”

这让我想起英国医师伊莉萨白?布莱恩(Elizabeth Bryan)写的《死亡教我的歌:一个癌症家族的故事》(Singing the Life: The Story of a Family in the Shadow of Cancer),作者是儿科医生,同时也是遗传学家、癌症患者的家属。她家族中至少有5个人死于癌症:小妹中年死于卵巢癌,不久大妹发现自己得了乳癌,她的父亲也未能逃过癌症的纠缠。鉴于家人的癌症病史与遗传基因BRCA1的突变有关,作者毅然切除了子宫、卵巢和乳房。没想到,2005年6月,她还是被发现得了胰脏癌。

不少医师认为,癌症基因就像是身体里的种子,种子能否发芽有很多因素。只要远离坏习惯,少为种子浇水施肥,发病的机会自然减低。

话说回来,我确实佩服朱莉的勇气,身为性感偶像,身体是她最大的本钱。她能坦荡荡昭告天下自己的医疗选择,直面切除乳房并重建的事实,这本身就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。对于许多认为乳房切除便丧失女性特征的乳癌患者来说,朱莉此举无疑给她们极大鼓舞。

正如《纽约时报》开宗明义写的,这是朱莉自己想要的医疗选择,旁人无权置喙。如果一个人“对疾病的恐惧”大于“切除的勇气”,那么切除后可以让心灵获得平安稳定的力量。单是免除压力这一点,对于防癌就功不可没了。